寒月依

灣家小寫手一枚,碼字極度緩慢
寫自己喜歡的文,角色有時難免OOC。

目前主要為盾鐵。。

【盾鐵】愛情處方簽 短篇完結

OOC可能有。

當東尼突然意識到他在不知不覺中,對於美國隊長──或史蒂夫羅傑斯──給予過多關注時,他才意識到事情有些不對勁。

他現在坐在工作間,手拿著焊接筆改造盔甲手臂,那個念頭突然地出現在腦海中導致原本的動作停了下來,DUM-E將機械手臂伸到他面前轉動爪子試圖引起注意力。東尼回過神來看著面前轉的爪子,對於思考被打斷有些不滿意,卻也慶幸那焊接筆沒有燙到自己。

即使因為分心而被燙到對他來說不少見,也不代表他很樂意受傷。

 

無論如何,目前的工作是無法繼續下去了,於是他伸手拍了拍還在自己面前轉爪子的DUM-E,「嘿!我還在,DUM-E先回到充電台上,讓爹地想一下事情。Jarvis先存下現在的工作進度,把這個先收……還是先放著,我整理好思緒就可以繼續工作。」

東尼深吸一口氣,一邊拿起放在一旁不知道多久的咖啡,那因為放置過久而稍微有些泛酸的味道,剛好拿來刺激一下腦袋。

「Sir發生什麼事情?」Jarvis的聲音即時響起,東尼停頓了一下,開口問到:「Jarvis你覺得我對隊長的關注是不是太多了?」

「根據分析,近一個月內您將視線放在隊長的身上比放在其他隊友身上多了百分之十五,聊天次數是在班納博士之後第一位,超過了巴頓先生。對於肢體觸碰的程度也比上個月多出了百分之十……」

「好了、好了,足夠了。」被Jarvis提起,東尼想起最近隊長要求有空就要一起培養感情,除了大多數人同意每週一次的電影之夜之外,所有隊友都還要與隊長對練,值得慶幸的是因為他大多數時間都要替公司開發新的項目與調整、打造大家的新裝備,所以他每週只需要抽出半天即可。

雖然每次對練之後他都覺得一把老骨頭有些吃不消,但不可否認的,確實對於他的身材和體力有所幫助,雖然每每還是會忍不住在口語上說些什麼,不過史蒂夫應該是看穿了,所以只是笑笑然後繼續對練。

因為上述種種原因,他與隊長的互動開始變多,自一開始的相看兩討厭到發現他們其實很多理念談得來,除了有時候……好吧是多數時間對於對方的做法多少有些不滿意,因此造成更多時間的溝通──大多數人會稱呼那為爭吵──,但不能否認的,每當溝通最後互相妥協或找到更好的共處方式之後,他心裡是高興並且有著當時無法理解的滿足。

現在他明白了,那是代表他更加靠近史蒂夫時,打從心底的滿足。

釐清情感後,只能說真是糟糕透頂,顯而易見,會因為對方的一舉一動而影響到心情、會因為共通話題與偶爾的肢體接觸而滿足,即使明白史蒂夫有血清,受傷的恢復力只會比自己年輕的時候好很多倍,但還是不喜歡看到他受傷。

打開關於隊友裝備設計的資料夾,看看隊長任何一種裝備設計圖,即使沒用上也擬定了好幾個,更別說維修和改善。

原本認為那是對於所有隊員一樣的在乎,畢竟自己也是復仇者的一員加上裝備開發,現在看來不知不覺間還是對史蒂夫多留心了些。

然而他還不滿足於此,那便是造成他今天在專注於工作期間突然分心的原因,正是因為自己意識到,目前的互動與關係已經不能滿足自己,他想要更多。

他想要更多,比隊友、朋友更加親密的關係。

那是與小辣椒分手之後再也沒有過的想法,他想要與史蒂夫有一段超過友情的關係,如果可以的話他希望他們能在一起,以伴侶的身分。

這個感情更甚於喜歡,意識到時已是愛情。

 

愛情,是一種不治之症,病徵是無時無刻腦袋裡面都是對方。處方,輕微症狀可與對方多相處;若已到中期,只能看而碰不得會併發其他症狀;末期,有多次肢體接觸而沒有固定下來的名分,一樣無法緩解,並可能引發其他痛苦症狀。

醫治方法為,與對方坦白,並獲得對方答應,或徹底斷掉對於對方的情感,必須經歷一段時間的痛苦。第二種處方較為痛苦,但第一種若失敗則會自然會引發第二種。

「唉……」東尼將這口氣嘆出聲,這下難解了,先不論美國隊長看起來有多「直」,史蒂夫傑斯那個年代同性戀還是違法的,更別說是自己這個常與他吵起來的人,怎麼想都覺得史蒂夫會答應這件事情不太可能。

東尼‧無所畏懼‧史塔克,還是會怕破壞現有的關係,即使他明白史蒂夫不會是排斥同性戀,畢竟他是個講究公平的人,但不代表他就會接受,如果輕率告白導致兩人之後相處上有些尷尬,那他更不樂意。

暫時先「有意」的減少和史蒂夫的互動,在讓自己打消這個念頭會是最好的方法。

「哈哈……真是病的不輕。」看吧,他在心裡自嘲,愛情末期的後遺症來了,在告白之前便開始多想、患得患失,真不像他。

「Jarvis、DUM-E爹地已經想好了,繼續工作吧!Jarvis音樂!」東尼再次拿起了焊接筆,隨著音樂再次投入了改造機械手臂的過程。

是了,他可是東尼‧史塔克,與其在那裡做沒有結果的推想,還不如等事情發生了在隨機應變就好,既然已經了解自己的情感了,總有可以應對的方法,或者說最佳的方式就只有一種。

 

事實證明事情總是沒有想的灑脫,他試圖的減少與隊長的互動,故意錯開原本都會去餐廳的時間、讓Jarvis提醒自己隊長的裝備除了每次任務之後有發現嚴重問題之外,盡量減少調整的次數。

這些事情又不能做的太明顯,只能慢慢的處理,畢竟如果太明顯隊伍裡面的兩位特工不會察覺不到。而隊長你說他在感情上遲鈍,太明顯的話遲早會發現不對勁。

問他為什麼不試著告白,要如此悲觀?嘿,即使史蒂夫能夠接受與男性在一起,東尼可沒有忘記他實際上只是個二十幾歲的小夥子,總是還要顧慮一下年紀差,他已經有年紀了,自己要莽撞可以,總不好在拖一個人的未來莽撞。

但總是天不如人願,東尼想盡辦法在這段關係中退到適當的位置,史蒂夫卻往前進。

史蒂夫開始會主動說裝備有問題或者要關心隊友等理由,花了比平常更多時間跑到工作間,即使自己努力避開,卻對史蒂夫的主動靠近沒有辦法。畢竟即使理智上極力的拒絕,但他當下感性上是開心的,然後在愛情的副作用下……

噹噹!部分理性暫時下線!   

他能拿這樣的史蒂夫怎麼辦呢?努力克制自己不要做出衝動的事情之外,他確實沒有半點法子。

於是乎就這樣到了基本上該放棄一次的電影之夜。

為什麼說該放棄一次呢?下午大家出了個任務,即使說不大,但也是讓大家處理幾個小時才善後完畢,娜塔莎和克林特被叫去支援神盾局,索爾……上個禮拜就回去阿斯嘉德處理事情,博士現在處於疲累的狀態,一回到大廈就說要回房間睡一下,沒忘記請Jarvis提醒他最近實驗結果要出來的時間。

所以今天沒有電影之夜,有個光明正大的機會可以先離開史蒂夫一下子,畢竟大家都累了是個好藉口,東尼如此想著,在工作間裡開始敲敲打打。

「叩!叩!」這清脆的玻璃聲絕對不是在東尼美好的設想裡,他轉過頭不意外看見史蒂夫站在門外,東尼只能讓他進了工作間。

「東尼,今天有電影之夜,我是來叫你的。」史蒂夫笑的很溫暖,那藍色雙眼如此的吸引人,東尼差點不管不顧的直接答應了。

「今天大家都這麼累了,不是應該要先跳過一次嗎?我們的好博士都累成那樣了。」東尼忍不住舔了嘴唇,不知道為什麼說完總覺得嘴巴有點乾,應該是冷氣的問題。

「當初可是有說,只要超過一個人以上就能成立電影之夜,博士是累了,但你還在這裡。」東尼總覺得史蒂夫笑得更開心了,雖然總覺得有一股不知道打哪來想揍下去或親下去二選一的衝動,當然哪種都不行。

「所以我得要陪我們的好隊長看電影啦?」當初是誰訂的規矩?啊!好像是自己,為了拉近大家的距離,這算是坑了自己嗎?

「電影由你選如何?」像是引誘般的在次加碼。

「得了,你選吧,爆米花口味由我選就好,我等等就上去。」

「好,那我先上去等你了。」

──還是沒躲掉。

看著史蒂夫離開的背影,東尼深吸了一口氣這是釐清自己情感後,第一次與史蒂夫單獨看電影,或許……這就是個機會,與其在這邊拖著沒有結論,不如豁出去看看。

請Jarvis儲存工作進度後,東尼像是上戰場一樣,一步一步的離開工作間。

 

即使位置有很多,但史蒂夫理所當然地坐在了東尼的隔壁,其實這不意外。畢竟以前他們兩個總是坐在一起,這也是今天他才意識到,他們倆個早就有很多時候都在一起。如果要改變這樣的距離,肯定很痛苦吧。

「史蒂夫。」「東尼。」電影開始之前兩個聲音狀在一起,東尼轉頭看著也盯著自己的史蒂夫。

「有什麼事嗎?隊長?」東尼瞪著他那雙大眼睛,先問著史蒂夫。

「你也有事情要說嗎?還是你先說吧。」

「不了,隊長難得有任務相關以外的事情,我當然要洗耳恭聽,是任務跟訓練以外的吧?」東尼故作輕鬆的先讓史蒂夫發話,殊不知內心懸著,不知道隊長是不是發現了他的不對勁。他應該先發話的,誰讓那調侃的話沒過腦子就先說出口,現在只能先等著。

「我想你注意到了,我最近用了很多理由接近你。我在想是不是因為這樣所以你才刻意的疏遠我。」史蒂夫開始說,東尼有些聽不懂,史蒂夫是刻意接近自己的?為什麼?

「我覺得不再有個答案我會無法安心,所以我想清楚的告訴你我這樣做的理由。」史帝夫緊盯著東尼又保持著距離,似乎怕嚇到東尼。

「我會這樣做是因為我喜歡你,我希望能夠多和你在一起,所以才會找理由多和你相處,即使不說話只是看著你忙碌也很好。但是我發現你開始疏遠我,是不是我讓你感到不舒服了?」

我他媽的是聽到了什麼?東尼突然覺得大腦或者耳朵是不是壞掉了,所以他才一時之間無法了解史蒂夫的話。於是他試探性的問:「你……喜歡我?」

當他聽見自己的聲音真的問出來時,那一刻東尼覺得自己很想馬上逃開這個地方,怎麼聽起來這麼蠢,那絕對不是自己。

「當然,我無法不喜歡你。在我發現我無論哪個時候都在想你,想要與你多一些接觸的時候我就發現了,要你訓練也是讓我能每個星期至少能接觸到你一次的方法……所以,是的!我喜歡你,東尼,你……能接受我嗎?」史帝夫放軟語氣,小心地問著,配上那雙無法令人抗拒的眼眸,誰能說不?

「當然願意!我以為……我是說我們的年紀還有性別,你不會……不可能會喜歡我,所以我才保持距離,避免不小心越界,你卻這麼輕易的就說出來?」東尼不可置信的說,講話都語無倫次起來,事後他絕對會否認自己有這麼不帥氣的一面,但是在史蒂夫面前,又算什麼呢?

他們就這樣的互相看著對方,史蒂夫先有了動作,他讓身體往前靠近東尼,伸手捧住東尼的後腦勺,然後親了上去。

這麼突然不怪我,誰讓東尼那靈動的大眼睛專心盯著人的時候那麼勾人,史蒂夫早就想這麼做了。

一個吻結束之後,東尼笑了,史帝夫也笑了。

「天啊,沒想到我居然為了這些事情糾結。」東尼拍了拍史蒂夫的大腿,自然而然地躺上去,彷彿他們的互動就是應該這麼理所當然,「我累了,今天就這樣看電影了。」

史帝夫伸手摸了摸東尼的頭髮,「沒問題,如果你睡著了我絕對不會責怪你,畢竟你才答應了一個重大的決定。」

是啊,一個自己不敢想的決定,東尼仰躺的看著史蒂夫笑著。

愛情不治之症,處方簽是告白或者放棄。

選擇放棄是一件痛苦的事情,但無法放棄又沒有辦法在一起,或者對方拒絕都會引發許多令人痛苦的情況。

最好的處方籤是兩人再一起,即使之後愛情會有許多的併發症,但只要兩人願意,即使會有些痛苦,最終都會是甜蜜。        

 

     END

  

 

评论
热度(7)

© 寒月依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