寒月依

灣家小寫手一枚,碼字極度緩慢。

【默杏】認輸

 

  策天鳳坐在沙發上,手裡拿著剛出爐的樣本書,雙眼卻一直盯著坐在對面幫忙盤點數量的杏花胸口。

  盤點到一半,感受到奇怪視線得杏花抬起頭,發現視線來源之後,伸手在策天鳳面前晃了晃,「天鳳啊,你是咧看啥?書有什麼問題嗎?」

  發現這樣只是讓策天鳳用一種更複雜的表情看著他之後,杏花依靠同居幾年的直覺,策天鳳接下來的話會氣死自己,於是決定放棄這個話題,「既然你看起來沒事,那我就繼續去忙我的事情了,好好看你的書有沒有問題,不要又臨時換想法,你的編輯會哭。」

  「奇怪了,俏如來明明就是個好孩子,你別總是用磨練的理由欺負他。」搖了搖頭,杏花起身走回房間,離開策天鳳那令他感到奇怪的...

【默杏】Transmigration

那名如同人類一般有著藍色長髮的生物,突然出現在這靠近山處小村莊的一棵樹下,會說「如同」人類,是因為「他」有著透明的翅膀,宛如童話中描寫的妖精的翅膀,令人無法移開眼睛美麗。

那名生物被發現時似乎迷茫的在尋找著什麼,不斷往有著綠色葉子的樹上靠著,像是依戀一般,沒有多久卻又離開。

這是未知的生物,不知對人類有沒有危害,所以……村裡有些人提議,觀察一陣子這名生物的作息之後,趁他睡著的時候用牢籠圍起來。

所有人兢兢業業的等著他醒來,發現自己被關起來的他,張開口,似乎竭力的嘶吼著。

似乎。

他表情猙獰痛苦,張開口卻沒有任何的聲音從他口中發出,然而村莊裡的動物們都退卻哀嚎著。

觀察了許多天,他沒...

【默杏】書畫緣(畫緣和寫情BE版)

※如題,舊作BE版,前面一樣沒有什麼變,我只是最近不知道受了什麼刺激,想補BE版而已。
※前面就是寫情和畫緣,結局改成BE,前面太常可以直接拉到最下方看結局,一樣請不要打我謝謝(?)


  窗外的天氣晴朗。

  他搬了一張小童軍椅,帶著素描用具和一本素描本走到整層樓唯一的小陽台,畢竟這是租給學生的宿舍,欄杆上上掛著幾件有個性的男性內褲,隨風飄揚。

  看著那些內褲,想起一些因為內褲掉下樓的趣事,嘴角忍不住上揚。

  不過來陽台的目的並不是要來看男生的內褲,所以他轉身,走向小陽台的角落,將童軍椅架好,然後坐下來看著對面的咖啡廳。

  對面的咖啡廳一向都是他來拿練習的畫面...

【默杏】喚(BE版)

※如標題,是BE,所以請不要看完打我感激(?)

前面都沒有什麼變動,只是把結局改了,如此而已。


  杏花、杏花、杏花君……在虛無之處,一某綠色的人影,坐在幻化出來的紅色琉璃樹下,抬眼注視著自己身亡之後的未來。

  抱著自己痛哭的你,努力隱藏淚水的俏如來……一幕一幕,終將於過去的預言中結束,誰也無法改動,那算計的結局。

  在絕望中唯一的希冀,卻是詭局多變的人心。

  杏花……溫皇敗於鳳蝶,而我,最終還是敗於你。


  「你該死於葬骨嶺,這樣我就不用親手殺了你。」

  決絕的話語,是對誰最後的算計。

  是否訴說著埋藏許久的希冀。

  你還活著。...


寫情

※畫緣,默蒼離視角篇
※可能有ooc,請務必先做好心理準備,別被炸飛了。


下午一點十分,天氣晴朗。

他把報告寄給教授,順便把整個小組成員在這次做報告的過程中所犯的錯誤一一列舉出來,各自發了出去,至於收到的人會是什麼想法,他不想理會。

他一向相信,聰明又肯向上的人,自然會從裡面吸收到經驗,然後跟上腳步,即使目的是想把他拉下來,那也是一種進步。

至少下次在做報告的時候他不需要再忍受那些低次元的錯誤。

抬頭看了時間,把筆記型電腦和配件收近電腦包裡面,今天除了是把期末報告交出去的日子之外,他還有一件更重要的事情要出門一趟。

依照消息,那個人今天就要畢業了,之後會到國外學習...

【默杏】畫緣

  畫緣


  窗外的天氣晴朗。

  他搬了一張小童軍椅,帶著素描用具和一本素描本走到整層樓唯一的小陽台,畢竟這是租給學生的宿舍,欄杆上上掛著幾件有個性的男性內褲,隨風飄揚。

  看著那些內褲,想起一些因為內褲掉下樓的趣事,嘴角忍不住上揚。

  不過來陽台的目的並不是要來看男生的內褲,所以他轉身,走向小陽台的角落,將童軍椅架好,然後坐下來看著對面的咖啡廳。

  對面的咖啡廳一向都是他來拿練習的畫面,素描、水彩、油畫等等,不同時段的人潮和天空,有著不同意境,而今天他拿起素描本,卻不急著翻開。

  他,今天就要畢業了,因為指導教授的邀請和推薦,即將離開這伴隨自己四年的風景...

【默杏】 喚

阿星的點文,蒼離不斷叫杏花的名字,以上。

裡面是用默蒼離視角,可能會有OOC的狀況請小心(?


  杏花、杏花、杏花君……在虛無之處,一某綠色的人影,坐在幻化出來的紅色琉璃樹下,抬眼注視著自己身亡之後的未來。

  抱著自己痛哭的你,努力隱藏淚水的俏如來……一幕一幕,終將於過去的預言中結束,誰也無法改動,那算計的結局。

  在絕望中唯一的希冀,卻是詭局多變的人心。

  杏花……溫皇敗於鳳蝶,而我,最終還是敗於你。


  「你該死於葬骨嶺,這樣我就不用親手殺了你。」

  決絕的話語,是對誰最後的算計。

  是否訴說著埋藏許久的希冀。

  你還活著。


  杏花、杏花、杏花...

©寒月依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