寒月依

灣家小寫手一枚,碼字極度緩慢
寫自己喜歡的文,角色有時難免OOC。

目前主要為盾鐵。。

【盾鐵】嘿,你是不是太近了?


警告,只是個傻蠢的腦洞,前後畫風不一樣,後面還有點汙。
OOC一定的,請小心食用。
520快樂!

第一次說這句話的時候,他們剛認識,場合是剛結束第三次復仇者合作戰後會議,特立獨行不按照計畫的Iron Man,和為了大家安危考量所有人情況而制定計畫的Captain America,在所有人都開完檢討之後,只剩兩人留在會議室裡面。

「你不該直接衝過去,計畫是讓Hulk去處理……」Steve走到Tony面前,指著讓J.A.R.V.I.S.暫停的畫面,。
「好了Captain,這句話你從剛剛開始已經說過好幾次了,而且結論是沒事,沒有更大的傷亡,我有盔甲,所以這一點點戰場上的小變化事可以接受的。」已經脫下戰甲的Tony,聳了聳肩,眼裡透漏著這只是點小事不用太計較。
「沒有傷亡?你對著你左手臂再說一次。」Steve所指著上面用白色繃帶包紮好的部位,上面還被貼了俏皮的凱蒂貓貼紙,來自Dr.Banner的報復。
「拜託,沒有平民百姓傷亡,這不就是個幾天能好的擦傷而已。」下意識的回應,在看見Steve不認同的眼神後,決定改口,「好吧好吧,有點大的擦傷,但沒事。」
「我的重點是,見機行事可以接受,但你也讓隊友去支援你,不是看著你就衝過去那棟可能會連帶倒塌的大樓裡。」Steve用那藍色堅定的眼睛,試著去說服隊友,合作有多麼的重要。
「……行吧,下次如果我記得的話。然後Captain……你不認為你太近了點嗎?」Tony皺著眉頭看著,距離不到半條手臂長的距離,感覺到了侵犯。
「……抱歉。」在經過提醒,才發現兩人確實靠太近的Steve,往後再拉開半個手臂的距離。
Tony對於這距離滿意,點了點頭用眼神確定沒有其它事,轉身離開會議室。

第二次是慈善酒會,所有復仇者除了任務中以外的人都必須要參加。
那時候他們已經過了好幾次的任務,也住在一起了,對彼此更為熟悉。除了是一起出任務的隊友外,更是能夠一起分享生活的朋友。
一起從台上下來之後,媒體的最愛,Captain America與Iron Man,立刻就被包圍了起來。
「各位,今天不回答額外問題,再見啦。」Tony拉著Steve離開,和其他隊友一起佔據一個角落開始喝酒。
「這就是我不喜歡參加酒會的原因,為什麼我們還得要一起行動,不能喝個痛快呢?」Clint看著自助區的美食和美酒,語氣有些哀怨地詢問提出「下台立刻聚在一起,並裝作在討論事情」,這項提議的Tony。
「你想要像之前一樣,被媒體和那些大人物圍起來,回答他們各種連喜歡去哪個超商買東西的問題,一口水也喝不到的話,我歡迎你現在脫隊,小鳥。」喝了一口香檳,Tony指著指那些看起來再聊各自話題,但眼神偶爾會飄過來看他們在做什麼的人群。
「……不了,但我們就只能喝酒不能吃東西嗎?無視美食是會遭天譴的。」Clint努力地爭取自己的福利。
拜託,被逼著穿任務服裝參加酒會,任人觀看還得要餓肚子,這是什麼酷刑嗎?
「行了,一起走過去就可以,不小心被詢問能不能回答問題時候,講著抱歉指附近的隊友的就好。這是你在慈善酒會不會餓肚子的保命符,相信我。」早已習慣各種酒會的Tony,眨了下眼睛,沒有人比他更會應付這種場合了。
這個計謀非常的實用,大家都吃飽喝足,中途去洗手間不小心落單時,只要回答幾個問題就能,利用群聚的隊友逃過一劫。
「鐵罐,真有你的,這計畫真好用。」終於結束酒會,賓客也都散去,Clint難得讚賞了Tony。
「那當然,也不看是誰提出這個意見的。」驕傲地回答,然後在大家的笑鬧中,看著大家回去各自的樓層。
「不是我要說,Captain。」Tony轉頭看著僅有一個手掌距離遠的Steve,「雖然靠著隊友行動是我說的,但你是不是太近了?這麼怕媒體嗎?」
「不……我不是……」Steve發現了自己太靠近了,立刻退開,並且不知道應怎麼解釋自己的行為。
「好啦,不用說我知道,大家都累了回去休息吧。」安撫的拍了拍Steve的肩膀,Tony走進了電梯,回房休息。

隨著他們的關係日漸親密,Steve沒有讓Tony第三次提到這個的機會。
人與人之間的距離會隨著關係親密與信任而有不同的距離,這是人類學家Edward Hall的研究結果,也是人們在無意間會為自己設下的安全距離。
在未經過許可或者非常時期的侵犯他人的安全距離,會引起他人心裡不適,而造成反面效果,但也能利用這個,去拉近人與人之間的關係。

復仇者這支隊伍,已經沒有人會去在意這個距離,大家會在各種生死一瞬間的艱苦任務後,互相給個擁抱,感謝大家都活了下來,也常常在平常聊天時打鬧。
這時候,Steve突然發現了一件事,他先前沒有注意到但身體已經先行動的事實。
在Tony身邊時,他是最自在,也認為最安全的,所以他會不自覺得去靠近他。
不打算讓自己後悔的Steve,訂好計畫確定Tony也喜歡他時,主動出擊,將與Tony的關係,變成同一個房間的親密關係。

在心意相通,並且兩個人在床上、關著燈、做著不可告人的事情時,Steve停下了他的動作。
「Steve?」Tony抬頭看著突然停下動作的史帝夫,有點擔心對方是不是在這一步的時候後悔了,聲音帶著擔心和疑慮。
「Tony,現在我會太近了嗎?」Steve在Tony的耳邊低聲地問著。
因為耳邊低喃的聲音與氣息覺得大腦發麻的Tony,在心裡翻了個白眼,認真的?在Steve巨大的凶器抵在他全美最佳屁股的時候?
「你可是我的男朋友,你在『近』一點沒關係。」他用腿夾了夾伏在自己身上Steve的腰,用行動催促著。
然後Tony感覺到抵著他的東西,與他身體的距離為負號,以為能夠好好做完的他,在Steve又停下來問不知道第幾個,「這個距離可以嗎?」的時候,Tony摟著史帝夫的脖子,在他耳邊咬牙切齒的說:「閉嘴,別再問了,就進來!不然就出去。」
終於完美的解決了一切。

誰說Steve是個正直不會記仇的人?

END

「Captain你是不是太近了?」BY交往前
「現在還會覺得我太近了嗎?」BY交往後凶器停在入口
「你可以再「近」一點沒關係。」BY欲哭無淚的Tony
其實這一整篇文主要的想法跟靈感就這幾段對話,然而我不知道他為什麼會變成這樣。

 

然後我有努力保持季更的速度,希望之後可以慢慢進步到月更(?)

评论(2)
热度(29)

© 寒月依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