寒月依

灣家小寫手一枚,碼字極度緩慢。

【默杏】喚(BE版)

※如標題,是BE,所以請不要看完打我感激(?)

前面都沒有什麼變動,只是把結局改了,如此而已。



  杏花、杏花、杏花君……在虛無之處,一某綠色的人影,坐在幻化出來的紅色琉璃樹下,抬眼注視著自己身亡之後的未來。

  抱著自己痛哭的你,努力隱藏淚水的俏如來……一幕一幕,終將於過去的預言中結束,誰也無法改動,那算計的結局。

  在絕望中唯一的希冀,卻是詭局多變的人心。

  杏花……溫皇敗於鳳蝶,而我,最終還是敗於你。

 

  「你該死於葬骨嶺,這樣我就不用親手殺了你。」

  決絕的話語,是對誰最後的算計。

  是否訴說著埋藏許久的希冀。

  你還活著。

 

  杏花、杏花、杏花君……不斷播放的過往,誰喚著誰的名字。

  「杏花……」在樹下擦鏡的身影,淡淡的喚著在身後忙碌分草藥的藍色人影。

  「你惦惦!」不曾停下手邊的動做,只是皺著眉頭低聲喝止。

  「杏花君。」放下鏡子,回頭。

  「你夠了喔!跟你說別這樣叫,在那邊一直喊,是在叫魂喔!信不信再叫,我就把這些藥草加進你的晚餐裡!」你回頭,惱羞成怒臉紅的模樣印入眼簾,我拿起鏡子擋住嘴邊失守的笑意,在你衝過來之前,停止了叫喚。

 

 

  杏花、杏花、杏花君……耳邊沒了你無奈又氣憤的制止聲,看著尚在人間的你,明知道我可能有其他退路,卻死撐那副你想放棄的殘破身軀等待俏如來,交出那最後一步的棋局,之後便看俏如來如何運用那些情報。

  望著你卸下重責大任,安慰著俏如來,口口聲聲說自己早已經是個死人,心理頭閃過一絲苦澀,然後一如既往沉於心底深處。

  手裡慢慢串著黃金串。

  ……你即將到來。

 

 

  「杏花,你來了。」不訝異,也不意外,平淡的陳述事實。

  「蒼離……」許久未聽聞的嗓音,含著懷念,又飽含放下一切的喜悅。

  將放在懷裡的黃金串遞給你,語氣平靜的說:「自己掛上去。」

  「蒼離啊……」你愣愣的盯著黃金串一陣子,伸手將它掛在我的頭冠上,「要就在特別一點啊,樹上可沒我的位置啊。」明明是笑鬧,你的聲音中多了些沙啞,那想要撐起笑容的表情還是宣告失敗的沉了下來,眼中是否有著淚水,你已低下頭掩飾表情,我看不清。

 

 

  「杏花。」出聲呼喚著,卻沒得到回應,「杏花君,拿下來。」

  然而眼前的景象讓他平常如止水的情緒有了巨大的動盪,那抹藍色的人影幾乎快消失不見,他抬起頭,眼角帶著淚光鬍鬚也沒有打理過,明明想張開口說一個大男人哭了很難看,卻只能吶吶的趕著他的名字,「杏花君……」
  「蒼離啊,看你在這裡好好的我很開心,這次你不用再背負那些……」說完,身影消逝。

  亡命水、閻王借命,將自己的身體逼迫到極致,用靈魂死撐著。
  在陰曹地俯看見好友如往常一樣的討人厭,夠了,終於放鬆的他,靈魂如肉身一樣化為光點消失。

 

──魂飛魄散。



----------

來!時間過的有點久了,這是原本的結局,當時的我不想寫,所以改成之前仙山相聚的HE......

其實兩個結局都可以啦!真的!

评论
©寒月依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