寒月依

灣家小寫手一枚,碼字極度緩慢
寫自己喜歡的文,角色有時難免OOC。

目前主要為盾鐵。。

【盾鐵】 那三日

女巫的自白相關,關於Steve跟Tony中魔法的那三天。

  身為反派的目標,Tony Stark在記者會中被混在人群中的女巫魔法擊中的當下,強烈的睡意像是渴求生命的藤蔓一般,攀爬了那總是聰明機動的大腦,吸取了所有的保持清醒的能量,Tony失去了意識與身體的支配權,倒下。

  其他的復仇者也在這場記者會裡面,在講台附近的CaptainAmerica立刻就往女巫的方向跑過去,然而隨身攜帶的盾牌沒有完全的檔下女巫的魔藥,玻璃製的瓶子因盾牌而破裂,大部分液體噴灑在身上。

  身體沒有感覺到任何的疼痛,可內心頓時有種恐懼油然而生。他不想、也不能丟下他心中所想的那個人,尤其Steve剛剛才看見他也被攻擊,昏倒在台上,於是他丟下女巫,轉身跑回了台上想要確定Tony沒有受傷,喔,他當然不能有事。

  女巫很快就被Black Widow制伏,女巫只是靜靜的看著台上的他們,然後配合的被帶走進了監獄。

  Steve抱著Tony立刻回到了復仇者大廈,要讓Bruce和F.R.I.D.A.Y.檢查。

  「Cap,你把Tony放下,你跟他都需要做檢查。」Bruce看著進了實驗室裡面還抱著Tony的Steve,聰明的他沒有看錯Steve臉上的表情,或者說現在只要有眼睛的都能看出來,Steve的眼神一秒都不願意離開Tony身上。

  「放心,Tony就在你旁邊,你能看到他,但你不放下的話檢查會不準確,先把Tony放下好嗎?」Bruce放緩語調,溫和沉穩的語氣總是能安撫人心。

  Steve看著懷中的睡得安穩的人,放下Tony讓Bruce檢查,這是一件很容易的事情,可是Steve心中不斷的喊著不願意放手,他看著Tony好一會兒,才終於將Tony放在躺椅上,自己坐在旁邊不願在離的更遠。

  他不去看Bruce如何檢查Tony,如何去用手碰Tony,那會讓他無法忍受,所以Steve專注的看著Tony的臉,然後看見了那緊閉著的眼睛。

  緊閉的眼皮下,是那雙總是靈動的巧克力色雙眼,那雙不符合的大眼睛,總是令人難以從他身上離開。他不是沒有渴望過,在七十年後的對於站在身邊另一人的渴望,然而他們之間的情感太過於複雜,Steve從沒有弄明白過,過去與未來的連繫、隊友、朋友,以及在他那年代極度被打壓的可能性,同性的伴侶,最後的這個選項還是近幾年才考慮的問題。

  隨著每次的任務,Steve確定了他想和Tony是哪種關係,但他不知道能不能去爭取,有鑑於眼前的這個人先前有個穩定的女朋友,之前是出名的花花公子。而平常和大家如同家人一般的關係,Tony友好的在身邊,對Steve而言太難得,捨不得破壞它。

  他沒忘記,在修復整個復仇者聯盟的關係時,他與Tony的感情最難修復,Tony寧願躲在的下室的車間裡、穿梭在各種董事會與記者會中,也要減少與Steve的交流。喔,Steve當然沒忘記Tony的理由,為了不要再吵起來導致好不容易重聚在一起的大家再次分離,當時他有多難受。那不是Tony一個人的問題,然而Tony卻理所當然的承擔了一切,並想自己解決。

  現在,Steve無法接受有任何一些會失去Tony的可能性,他更想把Tony放在身邊不要放手,不讓別人碰他,甚至覺得那是理所當然。Steve不懂以前的他怎麼能忍受許多人在Tony身邊,看著Tony去觸碰大家?

  冷靜,這應該是女巫的問題,理性這麼提醒Steve,而隨著時間那很快就被其他的念頭蓋過。

  「Cap……Steve?」Bruce的叫喚聲讓Steve回過神,那雙藍綠色的眼睛盯著Bruce。

  「F.R.I.D.A.Y.跟我檢查過了,Tony身上沒有任何的傷,目前也沒有發現任何的問題,他就是……睡著了,但我們無法確定Tony什麼時候會醒來。」Bruce看著剛剛抽的血和F.R.I.D.A.Y.掃描出來身體數據,一切都顯示那只是睡著了,但他們也都知道過度的睡眠對Tony而言不是什麼好事。

  「你呢?Steve?你身上有感覺到任何不對勁的地方嗎?我能抽一管血確認那潑在你身上的東西對你會有什麼樣的影響?」Bruce從一旁拿起新的針筒與針頭,回頭看著Steve認真的徵求同意,Steve看起來沒有什麼不同,又有些不一樣。

  Steve點了點頭將左手伸出來之後,又回頭看著Tony,「我沒有覺得我身上有什麼樣的不適和疼痛,也不認為血清有受到什麼樣的影響,就只是……」Steve皺起了眉頭,不知道該怎麼形容,更不想把這份感覺告訴其他人。

  「那你要帶Tony先回到他房間嗎?在這邊睡對他不好,而你們兩個最好也整理一下。」Bruce沒有繼續問,反而指了指他們身上還帶著的塵土,Tony當然不能讓他穿著那套西裝睡覺。

  於是Steve接受了Bruce的建議,抱著Tony走向了對方的房間。

  「魔法啊……這該說是麻煩,還是希望他們能藉此發現呢?」Bruce看著Steve走出實驗室之後,拿下眼鏡擦了擦。

 

 

  Steve將Tony放到了他的床上,Tony像是沒有受到影響一樣,緩緩的呼吸睡的深沉,身上的西裝看起來沒有影響到他的睡眠。

  想起剛才博士說的話,應該讓Tony洗澡並且換下這身衣服,這讓Steve陷入了另一個程度的思考,他想帶Tony去洗澡,這是個能有更多肢體接觸的機會,而Steve也要洗澡,能夠一起洗是最好的。

  但是Tony的狀況如果洗澡的話只要一個不注意,Tony可能會睡在水裡或者撞到哪哩,太危險了,當然他可以選擇抱著Tony洗……不,Steve,不行,你不能趁Tony沒有意識的時候做這種事。

  腦中與Tony一同洗澡的畫面讓Steve猶豫了許久,才去放了一盆熱水與毛巾,並拿著F.R.I.D.A.Y.告訴他放在哪裡的睡衣很快的走回Tony床邊,這一小段的分離便讓Steve更加難受。

  他先拿掉會妨礙呼吸的領帶,然後抱起Tony讓他半躺在枕頭上,脫掉他的外套,然後一顆一顆緩慢的解開襯衫的扣子。

  Steve的呼吸隨著扣子一顆一顆的解開,變得又輕又緩慢,彷彿怕吵醒對方,又像是在對待絕世Jane寶一樣小心。

   「嘿,隊長,鐵罐現在怎麼樣了?你們沒有事……挖喔!我打擾到什麼了嗎?!」Hawkeye的聲音打破了這一片的寧靜,Clint在看見Steve立刻將Tony脫到一半的衣服蓋回去,轉頭看著他,瞬間後悔沒有先問F.R.I.D.A.Y.能不能進門了。

  「出去。」Steve沒有原本的好好脾氣,瞪著突然闖入的Clint,天知道他這樣已經克制很多了,他多想咆哮,為了Clint是不是也看到了Tony的身體。

  「我想你……不需要幫忙,我就出去。」Clint停下了他原本要說的話,反正隊長有他四倍的力量,一個人幫忙擦澡什麼的不會是問題,重點是繼續待下去可能會被四倍力量丟出去。

  被Clint打岔,Steve怕有更多人會突然近來,他不能阻止隊友來關心Tony,所以他很快的將Tony擦完澡,抱著水盆進了浴室很快的沖了澡,套上請F.R.I.D.A.Y.幫忙準備的衣服,又回到Tony身邊,靜靜的看著熟睡的Tony。

  Clint和他剛才都沒有克制音量,但Tony沒有任何睡夢中被打擾的反應,只是繼續沉睡著,Steve現在有些擔心如果Tony不會醒來了那該怎麼辦。

「Steve……」像是感受到Steve的擔心,Tony小聲的呢喃傳到了Steve的耳中,感謝四倍聽力。

Steve低頭看著熟睡的Tony,不知道做了什麼樣的夢,但夢裡有他,這讓Steve在中了魔法之後第一次感到開心,連帶著他也有了些睡意,於是他握著Tony的手在床邊趴下,休息。

 

 

  當Steve醒來發現Tony不在床上之後,對其他復仇者成員而言算是新鮮的體驗也是另一種的噩夢。

  當被評為最固執、難以溝通的Tony沉睡之後,眾人發現Steve固執起來也不遑多讓。

  Steve當時只睡了二十分鐘左右,Tony因為翻身不小心把自己摔下床,最終的結果便是Steve醒來發現Tony不在內心的恐懼一次到達最高點,當他在F.R.I.D.A.Y.的提醒後低頭發現Tony,便開始抱著不放,堅持不放手。

  Steve將Tony小心的抱回床上,仔細的確認Tony沒有摔傷後,這次沒有什麼顧忌直接爬上了Tony的床,躺在Tony身邊,用一隻手將Tony鎖在懷中。

  F.R.I.D.A.Y.將這件事情判定違反常,告知了所有人,Clint是第一個跑去勸解或者說看熱鬧的人,寡婦帶著富有興味的眼神看著他們的互動,沒有多說些什麼,Thor因為這是魔法去找Loki不在大廈,Bruce依舊待在實驗室……

  到了晚餐時間隊長也不願意放手,他會抱著Tony回到他麼房間拿書、看著報告、甚至拿著畫本與素描筆畫著圖,不用多問大家也知道Steve在畫誰,眼神幾乎黏在Tony身上。

  第一天的晚餐大家還會叫外賣勸隊長吃飯,第二天他們發現Tony沒吃飯隊長也不願意吃的時候便覺得不妙,任何人的勸說都無效,甚至會引起憤怒的咆哮,當然也聽得出來Steve已經克制過了。

  Clint提議應該讓隊長好好睡一覺,該打營養液的就打,誰知道Tony會睡多久,基於是這個提案的發言人和唯一支持者,Clint纏著Bruce做了對Steve有用的鎮靜劑,結果那鎮靜劑還沒打下去,就被Steve用一隻手揍出了床鋪的範圍,另一隻手堅持不放的抱著Tony。

  造成這樣大的騷動裡的其中一位當事人,Tony,依舊睡的很深沉,除了罕見的翻身和低語之外沒有任何清醒的跡象,那些低語與夢話不用說,從Steve的反應都知道那是在喊誰,能讓那看到他們便皺起眉頭豎起敵意的Steve,瞬間像是得到心愛玩具的小孩一般傻笑,低下頭用臉頰蹭了蹭懷中的Tony的額頭,笑得宛若陽光一般燦爛,無非是跟Steve有關的夢話。

  看著Tony一無所知的睡在Steve的懷中,Clint決定好好照顧自己別亂操心,這幾天應該要好好照顧自己的眼睛才對。

  

 

  在睡夢中的Tony,除了像是睡眠反噬,身體與大腦的連線中斷對於外界的任何事物都感受不到,進入了無夢而深沉的睡眠。

  之後便是夢到了許多和自己有關的事情,小時後的Howard、Maria、 Jarvis,然後是自己創造的J.A.R.V.I.S.,一路連結到了現在,最後是許許多多的Steve。

  自從他們一起回到大廈,從新建立關係,一開始的許多爭吵便是源自於他不去碰Steve,他刻意的避開Steve,所有人都知道。

  嘿,他可是TonyStark,他當然記得他是用什麼樣傷人的語氣告訴Steve,「我這麼做不就是為了不要再讓我們吵起來,導致好不容易重聚在一起的大家再次分離?」當時Steve受傷的表情,Tony可是記得的清清楚楚。

  他又做了一次爛人,明明有問題的是他,從過往許許多多的經驗中,Tony發覺了一件事情,關於大家的任何重大決定,不會有一個好結果,他能幫大家修修裝備、用自己的話語堵住外界無知的言語、讓復仇者有個能夠好好休息的家,而更多的關於團隊走向,他得要克制自己別插手,已經有太多的經驗告訴他,那會變成怎麼樣。

  他不認為他還能夠承受的了太多,即使命運總是操他媽的狗屁,真要發生了什麼他還是得接受,但Tony真的不認為他還能支撐得住,他得把所有的精神用在修復跟大家的關係、好好享受、並且小心不要在犯錯。

  在一個個事件、與所有反派對戰的過程中,這名為復仇者的團隊再次聚集了起來,即使並非無時無刻都聚在一起,Natasha有她自己的任務、Clint大部分的時間會回家探視孩子們。長期住在這裡的就是Bruce、Steve、Vision與新進人員,但他們會有屬自己的聚會,連結著所有復仇者。

  Tony在享受這一切的過程中發現了,他喜歡Steve,這個發現很他訝異,而他必須再次提醒自己,這是一個關於他人的重大決定,有鑒於他多次失敗的感情還有得到的領悟,他這次不會去爭取,即使他很想,但不能。

  能像現在這樣,身為朋友、隊友呆在Steve身邊,還能談天笑著,偶爾出去走走已經是一件很奢侈的事情,如果再多往前跨一步而失去所有?他無法想像。

  如果說以前有人問說他在感情上是否退讓,他會說不可能,對於喜歡的必定是爭取到底不輕易退縮,當時的他無法去理解,因為愛而不敢進一步是什麼感覺,並嘲弄那只是給膽小的一個理由,如今徹底的體會,身陷其中無法自拔。

  並且,心甘情願。

  如今當他從一片深眠的黑暗中解脫,大腦的某些部分重新連結上了身體,卻還沒有辦法完全的啟用,他意外的感受到Steve就在他的身邊,他因為訝異而喊出Steve的名字,他能感受到自己需要花費極大的力氣,卻因為身體不完全配合,而只能發出微弱的聲音,但意外得到了回應,他感覺到Steve握著他的手。

  漸漸的,Tony發現了他現在的情況,他的身體陷入了沉睡,即使他的大腦如今無比的清醒,但經歷的一切對他而言能說這更像是夢境。

  在他正因為長時間維持同一個姿勢感到不適,用了許多努力和力氣才翻身,卻不小心把自己翻到床下,為什麼Steve沒把他放在床的正中間呢?還沒有抱怨多久便感覺到Steve醒了,之後的發生的一切都讓他訝異。

  Steve小心的抱起他,然後他躺在Steve的懷中,Tony很慶幸這時候他的身體陷入了沉睡無法做出太多的反應,但腦中有需多的不可置信的話語閃過。

  接下來,他能夠體會到平常Steve總是照三餐催促他吃飯的心情了,嘿,你就讓我打營養劑有什麼關係,什麼叫做我沒吃你也不吃?這是你講的話嗎?不要隨意朝隊友發脾氣,喔!Clint可以。

  慢著,擦澡?!我錯過了什麼?不對,Steve放下你手上的毛巾……好的,有人誤會了。

  Tony發現依照他現在要用身體做一件事情都需要花費許多力氣,並且會失去一段時間進入沉睡的恢復期後,他最常做的就是用來喊Steve的名字,看看喊一次Steve會幫他翻身,還能阻止Steve朝關心的隊有發脾氣,用最小的力量做最大的事情,這就是聰明人的做法。

  然後這該死的魔法哪時候要解除?我的身體不能在這樣被Steve摸下去了,我又不能摸回去這對我不公平不是嗎?Tony在被Steve擦澡時這樣想著。

  也許該好好享受?畢竟這宛如夢中的一切都是因為這個該死的魔法害的。

 

 

  這個魔法在到第三天之後,在所有人的討論之下,由Natasha去監獄裡面帶那位女巫出來,要他負責解開魔法。

  「這是個很容易解開的魔法,只要有真愛一切都能解決,Iron Man的跟睡美人一樣,靠真愛之吻就可以醒來了。」等等這個女巫不是應該活在哪本童話故事裡面嗎?這樣不靠普的解決方是哪裡來的?

  「所為真愛之吻,就是Iron Man喜歡的人也喜歡他就可以了,隊長的魔法也差不多道理,我的魔法很不穩定,所以告訴你們解決的方法,接下來就靠你們自己啦。」說完這些話,Tony能感覺到Steve的猶豫,還有大家的眼神。

  說到底還是應該裝睡的好,不是嗎?

  「沒關係啦,如果Tony‧Stark喜歡的人不是你,這裡還有這麼多人,很多人可以親親看。」那應該回去好好坐牢的女巫說了這句話,之後激起了隊長的行為。

  在Steve和Tony親上的當下,Tony像是被電到一樣,心跳飛快,身體徹底的與大腦接上清醒,無法裝睡,不由自主的張開眼睛看著Steve。

  最後在女巫的話語下,知道了他們都喜歡對方,既然我的決定會出錯,那相信Steve的總沒有錯,靠在隊長懷中的Tony這麼想,於是承認了,「很不幸,都聽見了,就算我沒聽見,優秀的F.R.I.D.A.Y.也會放給我看的。」

  Tony再次得到一個輕吻,來自身為男朋友的Steve。

 

 

 

               END

 

後續:

 

  1.基於那位女巫只是想要湊成他們在一起,並且多方面關心他們之後,讓他們誠實的面對自己的內心,並且有了令他們都很滿意的男朋友,於是讓女巫回去自己的店裡,並沒有繼續關住他。在某次Steve用那位女巫的魔藥,讓他不小心坦白了一些事情後,Tony決定讓Steve進一步的了解關於這個年代的情趣,也算是為了答謝女巫,決定讓女巫的生意興隆。

 

  2.在解除魔法的那個晚上,Tony拉著Steve,舔了舔嘴唇,「只有擦澡可是不夠的,想不想好好洗個澡?」

  「當然,我想很久了。」史蒂夫身手攬住托尼的腰,低頭吻了他的男朋友。

 

 ---------------------

灣家CWT小料。因為最近都沒有產糧而感到不安的我,來更新一下。

盾鐵真是第一對我沒產糧而感到不安的CP了,看著我在別的CP卡了不知道幾年的肉感嘆。


评论(2)
热度(29)

© 寒月依 | Powered by LOFTER